当前位置:企业家动态
  艾伯乐:新冠疫苗研发需要空前紧密的协同合作  
   
  发布时间: 20-06-24 09:00:39am    文章来源: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如果说病毒让我们汲取了什么教训,那就是告诉我们:全世界是一家。

  世界需要在今年秋天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否则很有可能会出现第二波疫情,而且很可能和流感同时暴发。

  疫苗研发风险高,所以辉瑞在同时进行多个项目,尽自己所能,只要产品有了好的效果,就开始生产。

  在当今,如果人们只是因为没有保险或者保险不够好,就没办法拿到救命的药,我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

  必须增加对公共卫生和医疗保健体系的投资。每个国家需要找到自己的模式,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模式。

  非常高兴参加CDF TALK线上演讲。

  我现在在纽约的家中,和所有人一样在家办公。在这次前所未有的疫情期间,能为世界各地的患者服务,辉瑞很荣幸,同时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这次疫情的反思。我的很多观点侧重于医疗相关的问题,但我会把它们放在更广阔的全球背景下去谈。

  2020年,是我担任辉瑞CEO的第二个年头。我为辉瑞在2019年取得的出色业绩而感到自豪。

艾伯乐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艾伯乐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

  我们重新确立了辉瑞的目标,即为患者带来改变其生活的突破创新。2019年,我们的药物和疫苗已惠及全球5亿多名患者。可以说,我们用药物改变了5亿个家庭的生活。

  我们同样也为去年在中国取得的各项进展而感到自豪。目前,中国已经成为我们第二大市场,我们的创新产品组合实现了29%的运营增长。同时,辉瑞也在全力以赴助力政府实现“健康中国2030”的目标。

  辉瑞于2010年在武汉建立的研发中心是我们中国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疫情肆虐,我们不仅十分担心武汉的同事们,也担心中国其他地区的员工。

  从那时起,我们真切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全球传播及其影响。

  我们都见到了下面这样的景象:各大机场的飞机并排停在空荡荡的跑道上,无数餐馆和剧院关门谢客,人们都戴着口罩。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医护英雄们夜以继日地奋战,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令人动容。令人动容的还有患者,他们勇敢地与疾病对抗,不断赢得胜利。

  但同时,令人心碎的是,不少患者在与疫情的战斗中失去了生命,许多人在孤独中离世,甚至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没能和家人团聚,失去了最后的慰藉。

  毋庸置疑,疫情不可逆地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 在新的世界里,我们该做什么

  生活最终会恢复常态。但疫情带来的更持久的影响是什么?

  我想强调两个方面。首先,如果认真汲取这次疫情的教训,必须增加对公共卫生和医疗保健体系的投资。

  过去的疫情,比如SARS、猪流感、埃博拉病毒、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其实早就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但没有引起持续的关注,以推动这一领域所需的变革。不过我相信,当前这场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必将有助于推动重大的变革。

  对公共医疗的投资需要从地方一级开始,即在疾病防控、疾病检测和快速有效响应等方面建立体系,并配以充足的资源。

  疫情揭示了医疗系统投资不足的灾难性后果。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在全球、国家和地区各级增加投资。公共卫生和直接治疗和护理患者的医疗保健体系都需要更多投资。

  我相信,世界各地的决策者都会意识到这一点:对医疗健康的投资,也是对经济繁荣和国家安全的投资。

  第二,随着对医疗卫生投资的增加,我相信人们对科学的信任和重视将得到增强。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来自网络

  全球都将见证科学带来的实实在在的成果。前进的道路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但我相信,在这场对抗狡猾而难缠的“敌人”的战疫中,科学必胜。

  为确保科学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最终取得胜利,我们正在加快同各国政府和其他相关方合作。

  疫苗研发需要空前紧密的协同合作。今年3月,辉瑞公布了“五项承诺”计划,呼吁整个生物制药行业协同合作共同抗击新冠病毒。

  我可以自豪而乐观地说,我们正在多条战线上取得进展。

  最近在德国和美国同时开展了BNT162疫苗临床试验。这是辉瑞与合作伙伴BioNTech共同研发项目的一部分。BioNTech与复星医药(33.120, 0.00, 0.00%)已在中国就BNT162疫苗计划的临床研发和疫苗商业化展开合作。

  疫苗的需求非常迫切,我们也在积极扩大生产能力和分销基础设施。

  如果临床试验成功,候选疫苗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我们相信有望在2020年底之前供应数百万剂的疫苗,到2021年生产数亿剂疫苗。除了疫苗,我们还在研究抗病毒治疗药物。

 辉瑞制药工厂。 图片来自网络 辉瑞制药工厂。 图片来自网络

  新冠肺炎疫情还将带来其他更具挑战性的变化。但也有一些较为稳定的方面。

  后疫情时代,在民粹主义日益增长,要求“脱钩”和“紧缩”的呼声中,我们仍将是一个紧密相连的世界。

  如果说病毒让我们汲取了什么教训,那就是告诉我们:全世界是一家。

  如果说生物学把我们连接在一起,那么贸易和商业也是我们相互连接的方式,疫情之后也将如此。

  影响全球贸易的动作可能会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强烈。但在各界领导者的努力下,这些影响全球贸易的企图也就不会成功。

  我们这个世界的联系太紧密了,不可能逆转。

  ■ 疫情后:辉瑞将优先考虑哪些方面?

  这又回到我们公司的目标——为患者带来改变其生活的突破创新。这个目标是我们在疫情之前确定的,在后疫情时代,这仍将是我们的目标。

  首先,辉瑞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患者提供我们的药物。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始终支持中国发展可靠、可预测、基于实证的监管体系。我们支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自2015年以来采取的重大改革措施,以及其向全球化的政策和标准迈进的决定性举措。

  就在5年前,中国监管审批的实践与成熟市场的实践之间还存在着许多差异,如今差异已大幅缩小,我们希望与中国政府在这两个尚存分歧的领域展开深入对话。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期待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共同探索,将中国纳入全球创新疫苗研发进程,使中国人民更容易参与跨国公司发起的全球性临床试验。

  今年春天发布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取消进口疫苗在境外获得上市批准后,才能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的要求。据了解,该办法将会自71日起正式执行。疫情使人们注意到进行这种改革的必要性。

  同样我们希望有机会同中国科技部合作,澄清简化基因资源的管理和运输程序,并在这一重要的技术问题上开放官方渠道,以便双方展开有效的交流。

  各个领域、行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都可以产生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加快人们获取疫苗和药物的速度。

  其次,无论在危机期间还是危机结束后,改善疫苗和药物的获取都是我们优先考虑的。

  科学上的突破创新是我们研发工作的命脉,但只有患者能够获取到这些突破创新,他们的生活才会真正被改变。持续的创新依赖于一个可持续的药物定价系统,并要确保患者能够获得药物。

  我们知道中国领导人越来越重视患者能否负担药物。中国最近发布了一份政策文件征求意见稿,承诺对国家基本医保目录进行动态调整,并会更多地基于循证流程来评估药物的报销资格。

  国务院最近也承诺在2030前建立一个健全的商业健康保险市场,我们深受鼓舞。

  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药品定价和支付体系,我们建议在患者的支付能力和构建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之间取得平衡,辉瑞随时准备支持政府在这一领域的相关工作。

  最后,在当前的环境中,强有力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仍然至关重要。因此我们对于中美双方达成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表示欢迎。对于中国政府承诺推进知识产权保护的关键环节,包括注册数据保护、专利链接和专利保护期限的补偿等,我们和中国的制药行业创新者都很受鼓舞。

  2020年是需要我们所有人认真反思的一年,我们正在亲眼见证令人震撼的全球变化,这些变化可能会持续影响几代人。辉瑞将携手制药行业努力研发药物和疫苗,以遏制这次疫情。

  我们始终致力于实现我们的目标,为患者带来改变其生活的突破创新。我们同样致力于同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利益相关者开展合作,在当前危机结束之后,确保以及时、可负担的方式,让这些突破创新真正造福于患者。

  谢谢大家

  Q&A

  主持人:李斯璇

  李斯璇:您提到贵公司在武汉有研发中心,现在武汉的研发中心恢复正常工作了吗?它能够发挥什么特殊的作用?

  艾伯乐:武汉的研发实验室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

  在疫情期间,我们当然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尤其是去招募新的患者来做临床研究。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患者身上。同时我们也在招募新患者。

  李斯璇:研发中心取得了哪些进展呢?

  艾伯乐:我们现在招募的患者不光是和新冠疫情相关的,还有很多其他疾病的患者。我们研发的各个层面都有进展,这对新药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不同的药品研发项目也获得了进展。

  李斯璇:我们也非常高兴看到辉瑞在BNT162疫苗方面取得的进展。很多国家很多公司都在与时间赛跑,去研发疫苗。据美国的福奇博士预计,要大概1218个月才能研发出疫苗,那您的预计是多久?

  艾伯乐:我认为是1218个月,这是我们自己的估计。通常疫苗需要好几年才能研发出来,但这次我们试图去缩减研发的时间。

  世界需要在今年秋天找到一个解决方案,否则很有可能会出现第二波疫情,而且很可能和流感同时暴发。

  所以研究要从试验终点出发,思考怎样在10月份拿出一个疫苗,然后把这个日期作为截止日期倒推。

  当然这个项目有很多的风险,多个项目同时进行,而不是单独按顺序研发。所以我们会尽自己所能,只要产品有了好的效果,我们就开始生产。

  我们也在测试不同的疫苗,这样我们就可以从中择优。而不是一开始就只研发一种,然后进行试验,不成功再研发下一种。

  李斯璇:试验的疫苗中有特别值得期待的吗?

  艾伯乐:临床前数据很乐观。我们已经在进行人体试验了。我们在实时监控数据,要确实保证疫苗是安全的,是对人无害的。

  不过谈到科学,科学不需要期待,只要看数据。只有数据能最终证实一个疫苗是否成功。

  李斯璇:现在似乎不信任、谣言、互相指责,甚至是阴谋论,都喧嚣尘上。我们要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您又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呢?

  艾伯乐:我认为我们需要专注于抗击病毒。在辉瑞,我们有两个目标,消灭病毒、与时间赛跑,这才是我们关注的事情。我们需要赢得这场战疫,越快越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斯璇:我们知道,很多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都受到了压力,医疗资源分配也不公平。您觉得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平衡这个棘手的挑战?

  艾伯乐:我是全球化坚定的支持者。但是这个过程中有赢家、有输家,同时对财富的分配也有巨大的影响。

  在二十一世纪,如果人们只是因为没有保险或者保险不够好,就没办法拿到救命的药,我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去加以应对,我很乐观未来将会有这样一些措施得到实行。

  李斯璇: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公共卫生系统才算理想,如何真正推动形成包容可持续的医疗体系?

  艾伯乐:我觉得每个国家需要找到自己的模式,没有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模式。

  但是依然可以从其他国家借鉴,比如我讲到中国的情况,我觉得中国采取的这些措施都是非常积极的。

  美国又是很不同的系统。每个国家都需要重视创新并鼓励创新,才能够有更多的新药物问世,同时也能找到办法让所有公民都能获得药物。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李斯璇:讲到中国,您觉得中国怎样才能更好地融入全球发展进程,加入整个药物和疫苗的创新过程中呢?

  艾伯乐:我觉得中国政府提高中国生物技术创新生态的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围绕它构建市场。

  当科学家们明白,一旦他们有所发现,他们的专利和知识产权会得到有力保护,当他们向监管机构来做申报的时候,这些数据将在一段时间内受到保护,当投资者知道能在中国体系中取得相应回报,这种情况下,科学家一定会获得投资者的大力支持,市场也得以发展壮大。

  美国并非从一开始就是生物技术和生物科学的中心,原来是英国。但是过去20年基本上所有重心都转到了美国,这就是因为美国有强大的市场,而英国没有。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